<menuitem id="1jlbh"></menuitem><span id="1jlbh"></span>
<strike id="1jlbh"><noframes id="1jlbh"><strike id="1jlbh"></strike>
<strike id="1jlbh"></strike>
<span id="1jlbh"><noframes id="1jlbh">
<span id="1jlbh"></span>
<strike id="1jlbh"><dl id="1jlbh"></dl></strike>
<progress id="1jlbh"><noframes id="1jlbh"><progress id="1jlbh"></progress>
2022-08-15 09:50:36
> 正文

探訪行唐縣省文保單位行唐故郡遺址

2022年08月15日 09:50:36來源: 石家莊日報

  極目不見故人 抬頭卻是同一片天空

  ——探訪行唐縣省文保單位行唐故郡遺址

青銅鳥蓋瓠壺

二號車馬坑(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這是一片古老的土地,土地曠遠,天地廣袤。由遠及近,由16匹馬、5駕馬車組成的豪華車陣踏著滾滾塵埃,奔馳而來。漆彩貼金的車輿、華美絕倫的絡轡……馬車的每一個細節都彰顯著主人的尊貴。忽然,它們縱蹄飛躍,這一躍就躍進了歷史的最深處。

  天空之下,在城中恢宏高大的祭臺上,一位裝束華麗的祭司正在禮祀上天。他用來斟酒的禮器名為鳥蓋瓠壺,此青銅器造型奇特,是動物“鳥”與植物“葫蘆”的結合體。整只壺的輪廓像一只報曉的雄雞,神采奕奕。

  這里還有一種永不過時的流行——今天,我們喜歡用綠松石做成項鏈,在他們的隨葬品中同樣出土了綠松石串飾。金耳環永不過時,幾千年前的她們亦喜歡金盤絲耳環?,旇Лh,晶瑩剔透、品質細膩,哪怕如今看來,若擁有這樣一只手環也非常值得羨慕。

  此地為何地?那時是何時?他們又是誰?

  行唐,千年古縣,有4000余年的志書記載史、2300多年的建縣史。行唐縣故郡村地處太行山東麓山前平原地帶,東靠大沙河,南、西有曲河環繞。2015年,由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后更名為“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石家莊市文研所和行唐縣文保所聯合對故郡遺址進行考古調查、勘探及發掘,故郡考古掀開了嶄新篇章,埋藏千年的秘密終被一一揭開。

  8月的故郡遺址綠草成茵,一朵一朵波斯菊正絢爛綻開。就在人煙稀少的這野外,考古隊已經駐扎7年之久,他們正一層層翻檢大地,與古人進行著穿越時空的邂逅?!疤矫鬟z址中心區域面積超過50萬平方米,方圓兩公里內調查有六處新石器及戰國——隋唐時代的城址、墓葬、遺址。發掘13000平方米,清理東周墓葬70多座、車馬坑10座、水井70余眼、灰坑600余座、窯址6處、灶2座、灰溝30余條。出土銅、金、玉、陶、蚌、骨角器2000余件(組)?!焙颖笔∥奈锟脊叛芯吭焊毖芯繂T齊瑞普總結這些年的田野考古工作時說。

  抽象的數字不足以展現此項考古的豐碩成果。比如,2000余件(組)出土文物中的青銅器鳥蓋瓠壺被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星羅棋布的水井是定居生活的體現,同時也為考察當時的社會組織結構提供了重要線索;一座殉牲坑內殉有羊320只左右,牛37匹、馬28匹,如此規模的殉牲坑全國少有;殉人現象和殉牲坑昭示著迥異中原的戎狄風俗。五車十六馬的豪華車隊則是河北省有史以來形制規格最高、保存最為完好的戰國車馬坑,在以往的考古發現中,先秦時期出土如此體量的馬車遺存十分罕見,而這宏大的規模是墓主人地位、財力和控制力的真實映射。

  一時間,行唐故郡震驚了世人,2017年入選“中國考古六大新發現”,足以證明該遺址的內涵深遠與意義重大??脊糯_定遺存主體年代為東周時期,自春秋晚期延續至戰國中期,為早期鮮虞——中山國的代表性遺存之一,文化面貌具有明顯的北方戎狄族群特色。

  兩千四百年前,一支神秘的白狄族群,一列豪華尊貴的車馬,從遙遠的晉陜高原東遷太行山東麓,在大沙河畔的故郡停下流浪的腳步,留下一段古老傳奇,寫下一曲壯烈之歌。三起三落的鮮虞中山,在先秦時代的強國夾縫中創造了絢爛的文明,大沙河、滹沱河川原上的故郡,就是中山人世代生活的腹地和靈魂棲息的故園。

  此次發掘不但可以補充和完善春秋戰國史缺環,而且為北方民族歷史文化研究打開一個重要窗口,為探尋鮮虞——中山時期該地區墓葬分布格局、埋葬制度、器用制度提供了重要基礎資料。青銅禮器、車馬陪葬等凸顯了他們對中原先進文化的渴仰摹效,以槽通連的車馬——殉牲坑及北方特色的葬俗、器具等,又體現了他們對固有觀念的難以割舍。齊瑞普介紹:“這些發現與研究,填補了冀中地區同期考古及歷史研究的空白,為研究東周時期戎狄等北方族群的華夏化進程與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提供了極為珍貴的實物資料?!?/p>

  齊瑞普感慨:“誰知道哪件瓠壺,沒盛滿離奇故事?誰敢說哪個陶罐,沒懷藏曲折經歷?誰又斷言哪支骨簪,沒浸透愛意纏綿?”是啊,站在曠野之上,極目遠眺卻不見故人,然而抬頭仰望的卻是同一片天空。天空下,他們的故事、我們的故事正慢慢融匯,融匯成同一個故事,一個有關人類與自然、過去和未來的故事。這個故事,悠長,深遠,亙古而又永恒。(記者 劉迪)

+1
[作者: 劉迪  責任編輯: 楊丹宇 ]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29091128915361
      二叔不舒服帮忙
      <menuitem id="1jlbh"></menuitem><span id="1jlbh"></span>
      <strike id="1jlbh"><noframes id="1jlbh"><strike id="1jlbh"></strike>
      <strike id="1jlbh"></strike>
      <span id="1jlbh"><noframes id="1jlbh">
      <span id="1jlbh"></span>
      <strike id="1jlbh"><dl id="1jlbh"></dl></strike>
      <progress id="1jlbh"><noframes id="1jlbh"><progress id="1jlbh"></progress>